【美术简史课堂】20世纪的西方现代雕塑

2021-01-22浏览0
您当前位置:首页>画室资讯>教学课堂

【美术简史课堂】20世纪的西方现代雕塑

  从19世纪末开始,欧洲雕塑逐渐向夸张和变形的方向发展以求表现生命的运动,表现生命和现实的搏斗。最初体现这种倾向的雕塑家有意大利的M.罗索、A.马提尼,德国的W.兰布鲁克、F.菲奥里、G.科尔布、R.辛塔尼斯、E.巴拉希、G.马尔科斯等人。珂勒惠支的雕塑也和他们的风格接近。上面一些来自德国的雕塑家往往被划入表现主义圈子,其实这个时期的欧洲各国雕塑艺术都有表现主义的倾向。这些雕塑家仍然坚持传统雕塑的量感与块面感,只是较多地偏离古典传统,钟情于中世纪的雕塑遗产,更多地注意发挥个性、主观创造性和更强烈地表现生命意识。他们当中许多人用艺术来与残酷的现实抗争,在艺术语言中体现出一种顽强而坚实的精神力量。当然,在有些人的作品中,已经表现出种由社会矛盾和工业文明所引起的人们精神世界的疏离感和孤独感,以及由此产生的悲观和迷惘的情绪。这种悲观迷惘的情绪,犹如阴影一直尾随整个20世纪的西方现代派艺术。

  和绘画一样,20世纪上半期的欧洲雕塑呈现出多种多样的风格。野兽主义(泛表现主义的一种)、立体主义、构成主义、未来主义、超现实主义、抽象主义以至新古典主义等,在雕塑中均有所表现。画家马蒂斯、毕加索在雕塑领域均有建树。马蒂斯不满意罗丹着眼于量感和块感的雕塑观,而侧重于由线所造成的韵律,也就是他一再强调的“阿拉伯风”。在他的作品中,量感与块面感均服从这种“阿拉伯风”。毕加索以及他的立体派战友布拉克的雕塑语言具有构成主义的特点。只是他们的构成语言更多地含有人情味,而不像以俄国塔特林为代表的构成主义的风格造型趋向几何化,带有冷峭的特色。构成主义的重要雕塑家还有冈萨雷斯、阿尔希平柯、佩夫斯纳及其弟贾柏、利希特、纳基等。构成主义受工业化、机械化的启发,并从现代化的工业生产中汲取灵感,大胆利用工业生产的产品以及工业废品、工业垃圾等作为雕塑的新材料,并力求艺术创造摆脱平淡和平庸,力求语言的新颖和独创。如果我们把它作为一种新的雕塑派别来看待,对它牺牲雕塑的量感、块面感和实体感以服从强烈的视觉效果这一点,就能采取比较宽容的态度了。

  未来主义主将博乔尼试图在静态中表现出真正的动感。他的许多尝试,如《空间之瓶》(1912)、《空间中连续的形》(1913),表现出运动的错综复杂的印象以及连带产生的跃动感。我们可以对他表现速度、力量和运动的试验的勇气表示赞赏,并认为这种试验是有益的,但我们不能不说,以牺牲事物整体造型来追求外在的运动,似乎得不偿失。

  在表现雕塑内在运动和力量方面有突出贡献的雕塑家是罗马尼亚的布朗库西(C. Brancusi,1876—1957)。他出身农家,从小受民间工艺熏陶,受过系统美术教育并做过罗丹的助手,在现代美术思潮影响下,他把学到的传统雕塑技巧和处理材料的能力,用现代意识去加以融和和改造,熔铸成为自己独特的风格。他着眼于造型的纯粹性,把单纯性与表现事物的本质联系起来加以认识。他说“单纯性并不是一个目标”,“当面对一个接近了事实的真实精神时,他便不知不觉地达到单纯性”。他的代表作有《沉睡的缪斯》、《波嘉尼小姐》、《无尽柱》、《鸟》等。英国大雕塑家摩尔评价布朗库西时说:“自哥特式艺术以来,欧洲的雕塑上都长满了青苔、杂草表面繁琐累赘的东西盖住了形体,直到布朗库西出现,才彻底清除了这些多余部分,使我们重新有了形体的意识。”这虽是一家之言但可见布朗库西在西方现代雕塑中的影响。他的观念和实践曾直接影响莫迪里阿尼,这位有才能的画家曾一度热衷于雕刻,他创造了一种风格独特的线性雕刻。

  出生于德国后来入法国籍的、参与达达和超现实主义运动的阿尔p816),爱把石头的表面处理得很光滑,也喜欢用生动的、充满着情感的曲线。他迷恋“自动创作”,提倡艺术创造偶然性的法则,并试图在偶然性中去触及自然的本质。他塑造的形象不是具体的物象,却能使人产生有机物的联想。

  西班牙的胡利奥·冈萨雷斯( (Julio Gonzalez,18761942)酷爱民间艺术,谙熟传统的金匠工艺。他以金属作为材料,善于将坚硬、直板的铁器转化为生气勃勃的艺术,并且用铁或纯金属熔接成类似符号的形象物,探索在空间中表现动感,后来他又将金属管和薄板焊接成超现实主义的形象。他后期作品的造型很像仙人掌被人们称作“仙人掌形”。他创作的长刺的仙人掌,似乎隐喻横行欧洲的狂暴势力。

  英国著名的雕塑大家亨利·摩尔( (Henry Moore,1898196),是矿工的儿子,有丰富的生活经历。他对雕塑创作所下的五条定义是:①对材料的真诚;②空间的三维的充分实现;③对自然物象的观察力;④想象与表达;⑤生命力与表现力。他的作品以人体为母题,或躺卧,或坐立,或单人像,或群像。有放在室内的,更多的置放在室外环境中,以草地、原野、园林树木、云彩为陪衬。他的创作最重要的特色是每件作品有它本身内在蕴积的能量。他不追求作品愉悦人的感官,而是表现一种感人的精神力量。他为骨形所迷恋,力图在骨形中表现一种雄健、强大的生命力。在他的作品中,我们感觉到有现代感的原始性和野性,说明作者受西方现代哲学思潮影响,有深究宇宙和生命奥秘的愿望,也反映了人们在茫茫的历史长河和广袤的宇宙空间中产生的迷惘和失落的心情。应该说他的作品的主题是复合的、多重性的,不是单一的,所以耐人回味、思索,而在复合的主题中生存的要求、趋势和愿望占主要地位,给人精神上以力量,主调是积极的。他对在现代环境中解决雕像与周围空间关系的课题作了很多探索,在雕塑形体上采用线、洞孔来探索新的空间表现也给我们以启发。

  瑞士雕刻家、也是画家的贾克梅蒂( Alberto Giacometti,19011966)曾经受弗洛伊德和超现实主义的影响,也对萨特的存在主义感兴趣。他的雕塑表现人的孤独无援和“空无”的忧伤,反映出经历了残酷的二战之后人们心灵所遭受到的创伤以及他们追求自由的强烈愿望。他说:“我作画与作雕刻,是为了攻击现实,是为了保护自我,是为了拒绝死亡,以争得所有可能的自由。”萨特说贾克梅蒂的作品包含了两个基本要素:绝对的自由与存在的恐惧。相当主观而又相当有独创性的贾克梅蒂,并未舍弃传统的精神,更未脱离社会现实,而是在领悟传统和研究现实的基础上将雕像的量、块观念加以舍弃,把线作为人体的基本组成因素,刻画出瘦长憔悴、像幽灵似的人体,给人在视觉和心理上造成强烈的刺激和深刻的印象,以图唤起人们对人的生存的关注,并由此扩大了雕塑表现和审美的领域。法国女雕塑家热尔曼·里希埃受贾克梅蒂的启发,进一步把人体塑造成昆虫肢体似的,形体大幅度地扭曲、收缩或膨胀,并有穿洞、撕裂、僵硬的表面,像受了自然力量侵蚀似的姿态也令人望而生畏。贾克梅蒂、里希埃,还有曼苏、马里尼、莱布希兹、恩斯特、贝克曼等人的作品曾参加1963年在西德达姆施塔特的题为“焦虑在现代艺术中的表现”的展览,德国艺评家霍夫曼(w. Hofmann))说:“这个展览会所关心的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不安…我们必须将希望也包括进去,因为它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焦虑之一。”倘若说贾克梅蒂等人的雕塑以及类似的现代派作品有什么不足的话,那就是它们虽然不乏深刻的主题,但缺乏给人以光明、进取和奋进的力量

  受现代工业科技的启发,西方当代雕塑中有一些艺术家从事活动雕塑( Mobile)的创造。这股潮流可以追溯到20世纪初的构成主义和达达主义。美国雕刻家考尔德( Alexander Calder,18981976)是活动雕塑的创始人。他用金属片作材料,这些金属片敷着明亮的色彩(或黑白,或红黄蓝三原色),由轴与线联结,利用极为单纯的动力一空气的流动一产生运动。由于受着不同的平衡点、铁丝的长度还有金属片的重量等因素的控制,每一对金属片运动的速度不尽相同,造成动态雕塑“有组织的反复无常”,从而使那些在造型上偏于规则和机械的建筑环境变得活动而富有生气。在活动雕塑方面做出成绩的还有肯尼思马丁、乔治里基、华裔美籍艺术家蔡文颖等。

  西方现代静态雕塑的发展趋势是广泛地利用现成物(ReadMade),利用工业社会的产品和废品。利用现成物的有“废物艺术”、“集合艺术”等。其中有一些保留着达达的玩世不恭,并掺进了弗洛伊德的性观念。如美国的爱德华金霍兹把诸如衣服、动物的头颅、录音机等集合在一起组成的兽面人身怪物,形象怪异、残忍,并有性的暗示,人们只能从对工业社会嘲讽的方面去理解其意义,应该说与真正的审美相去甚远。但也有一些废物艺术、集合艺术,含有从“丑”中创造美的合理因素。他们利用废物,从人们厌恶的工业产品和大众传播媒介(报纸、广告、电视和电影银幕形象)中发现和创造艺术,其探索精神是可贵的。美国集合派雕刻家尼维尔逊(L. Nevelson)和法国的塞札尔(。 Cesar)的创造即属于这一类。美国的大维·史密斯( David Smith,19061965)和英国的雕刻家安东尼卡罗( Anthony Caro,1924-)把雕刻造型简化到最低限度,使其融汇于自然中。他们对金属材料本身所呈现出来的特质,有十分精确的感觉,对机械结构有独特的思考和理解,并有表现工业社会中人际关系隔阂和淡漠的意图。

请认真填写荷马画室学员报名表,提交成功后我们将会第一时间联系您

请认真填写荷马画室学员报名表,
提交成功后我们将会第一时间联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