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简史课堂】17、18世纪法国雕塑

2020-06-03浏览0
您当前位置:首页>画室资讯>教学课堂

  正如16世纪画家云集的枫丹白露王宫,17世纪的凡尔赛宫荟集了法国最优秀的雕塑家。它的花园以精美华丽著称于世,集中体现了路易十四时代严谨高贵的官方艺术风格。比比皆是、令人目不暇接的圆雕、浮雕使其更加精美丰富,成为欧洲艺术的一颗明珠。这些雕塑均取材于古代神话,却从生活中汲取优美形象、姿态,使神祇人性化,因而活泼生动,真切感人。

  吉拉尔东( Frangois Girardon1628-1715)是勒布仑在凡尔赛宫最主要的合作者,他为花园留下的宏伟作品最好地体现了该时代的法国古典风格。他以10年之功完成的群雕《仙女们服侍阿波罗)优雅典丽,闲逸而不失稳重。巨大的浮雕《仙女们的沐浴》清丽而富有肉感,构图安排表现出过人的天分。他在近景上表现浴后在水边小憩的仙女们,突出人体的优美。她们正在微笑地观看着中景上正在击水、打闹的一群女伴。两位闪躲着向远景遁去的女孩回转身来,随时准备重新加入“战斗”。动与静、远与近的关系安排得恰到好处,并使柔美的人体充满生命的欢愉。


【美术简史课堂】17、18世纪法国雕塑


  凡尔赛宫的另一位雕塑大师库瓦兹沃( Antoin Coysevox1640-1720)参加了大理石宫院、长廊、战争厅的设计、装饰工作,并为花园制作了《加隆河》和《多尔多涅河》,以娴熟技巧为古典风格注入了强劲雄健的表现力。现存杜勒利公园的《墨丘里》让旅行神手握缰绳,悠闲自得地斜卧在一匹飞驰的骏马身上,马的双翅和波浪一般的鬃尾造成强烈的动感和装饰趣味,反映出艺术家非凡的想像力。

  吉拉尔东和库瓦兹沃都是为同代人塑像的高手,前者为旺多姆广场所作的《路易十四骑马像》(缩小件藏卢浮宫)和后者为卡姆瓦莱公馆(现为巴黎市博物馆)所作的《路易十四立像》都是最令“太阳王”得意之作,以规范的形态表现庄重无比的神情。库瓦兹沃在为大孔德公爵和勃艮第公爵夫人塑像时,以强烈肯定的手法使形体的感染力得以充分发挥,令人物神采飞扬,宛然着生。

  库瓦兹沃的得意弟子古斯都兄弟( Nicolas Coustou,16581733和 Guillaume coustou1677-1746)继承了老师准确坚实的特点,同时通过人物与动物的巧妙组合而使法国雕刻大放光采。尼古拉古斯都的《萨奥纳河》和吉奥姆古斯都的《罗纳河》匠心独运地让河神躺卧在狮身之上,使人体和兽毛的质感相得益彰。他们为凡尔赛宫、马尔里宫作了大量雕塑,其中两尊《马尔里骏马》巨雕现在矗立在协和广场上。那前蹄腾起,昂首嘶鸣的八尺飞龙和紧抓辔头,与烈马相搏的英俊青年造就了对比强烈、气氛紧张的艺术效果,堪称法国雕刻中最激动人心之作。


【美术简史课堂】17、18世纪法国雕塑


  17世纪法国最伟大的雕塑家却是那位未曾奔赴凡尔赛的普热( Pierre Puget162-1694),这似乎出人意外,却又在情理之中。这位性格刚强可比米开朗基罗的艺术大师,在21岁时便以绘画驰名意大利,31岁回到马赛之后,又立即以土伦城市政厅的女像柱鸣惊人。他远离路易十四王宫所在的凡尔赛,却因此得以保持和尽情发挥其粗犷奔放、坚劲雄奇的特点。他送到凡尔赛去的组雕(克洛多纳的米隆》和《帕尔修斯与安德罗梅达》以其搏斗、挣扎的激烈表达,与严正、逸雅的官方风格大相径庭。这种格格不入既是手法上的,更是审美趣味上的。他所作的浮雕《亚历山大与狄奥根)群雕《帕西〉、圆雕《休息的高卢力士》、《祈祷的夏尔·勃洛美都使我们看到,在他的凿下从无平静的线条和雅致的装饰美,一切都在剧烈的冲击之中,那凸起的肌肉、扭曲的身体、冲撞在一起的线和面令人不禁想到鲁本斯的油画。普热手法丰富夸张、构思时的激情与幻想都远远地超越了古典主义的美学范畴,而成为浪漫主义的先驱。

  雕塑家彼加尔( Pigalle1714-1785)在保持宏大气魄的同时,突破了法国传统的典雅稳重,塑造出动作和表情都较为强烈的形象。《绑鞋带的墨丘里)有着即将腾空而去的轻盈迅捷。《萨克森元帅墓》则表现出豪迈的英雄主义。艺术家着意拉长人物的身躯,让气吞山河的统帅步伐稳健、神情安详地走向归宿,同时一位以王后般美丽的形象出现的妇女正在哀求死神不要打开墓门。

  法尔科内( Falconet,1716-1791)是罗可可风格在雕塑上的绝妙代表,他灵巧、轻快地为轻佻、享乐的艺术提供纤秀、娇媚的典型。他的作品《音乐)、《冬)得到蓬巴杜夫人的喜爱,使他成为雕塑工厂的负责人。在他的凿下,坚硬的石头变作冰肌玉肤的仙女、浴女,柔润的、小而尖的手足是其作品的重要标志。法尔科内似乎还觉得使用大理石材料终不能尽圆润之美,于是,她们便由他领导的塞维尔瓷器车间来制作,并在装饰君王宫室时派上了最好的用场。


【美术简史课堂】17、18世纪法国雕塑


  活跃在18世纪末的3位法国雕塑家是帕儒(Pa Pajou, 1730-1809),克洛迪欧( Clodion,1738-1814)和乌东( Houdon,17411828)。帕儒继续着法尔科内的风格,卢浮宫所藏的《普赛克》将与爱神丘比特结合的少女那神魂震荡之态尽数写出,让秀美与激情达到奇妙的平衡。克洛迪欧则喜爱使用迅速便捷的材料,富有肉感、奔放不羁的女人体是他最擅长的领域。在以大型作品为新古典主义的发展作出巨大贡献的同时,他还为了该时代的装饰需要,制作了大量陶土小雕塑。那些带着小桑陀尔击鼓起舞的林妖和小爱神嬉戏的女酒神都是他驰骋遐思的极好场所。年轻时得到彼加尔指导的乌东是使石像具有精神和生命的大师,他塑的狄安娜是那样无拘无束地跳着,神韵悠然地沐浴着阳光。狄德罗、卢梭、米拉波、伏尔泰、华盛顿、弗兰克林也都经他手而神采飞扬。其中,伏尔泰坐像》尤享盛誉。伟大思想家的双手神经质地按着椅把身躯微微前倾,智慧而狡狯的目光似乎要穿透面前的一切,在不可数计的18世纪雕像中,以它作为法国的代表,无疑是当之无愧的。

请认真填写荷马画室学员报名表,提交成功后我们将会第一时间联系您

请认真填写荷马画室学员报名表,
提交成功后我们将会第一时间联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