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简史课堂】古代希腊美术发展

2019-08-23浏览0
您当前位置:首页>画室资讯>教学课堂

  古希腊是欧洲文化的发源地,古代希腊人在科学、哲学、文学、艺术上都创造了辉煌的成就,对欧洲文化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正如恩格斯所说:“没有希腊、罗马奠定的基础,就不可能有现代的欧洲。

  希腊艺术的形成、发展与其社会历史、民族特点、自然条件有着密切的关系。城邦国家的奴隶主民主政体为文化艺术的发展提供了有利的条件,城邦国家要求公民具有健壮的体格和完美的心灵,希腊艺术中的理想形象就是既有典雅宁静的气质,又有运动员样的体魄,这种审美标准使希腊艺术产生了古代世界理想美的典范。贸易和航海业的发展造就了希腊人的坚强、机智灵活以及勇于追求理想的积极性格,也使希腊人得到接触两河、埃及等地区文化的机会,因而孕育了一大批最优秀的艺术家。希腊神话是希腊艺术的土壤,希腊神话包含着人们对自然奥秘的理性思索,它孕育着历史和哲学观念的萌芽。希腊神话中的“神人同形同性”的特点使神衹具有人的面貌和情感,成为促使艺术与生活息息相通的有利因素。温和的希腊气候使希腊人有广阔的露天活动和运动场所。四年一度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上,运动员棵体竞技为艺术家提供了塑造健美人体的条件,使他们对于人体美有较早的领悟和表现。希腊艺术家正是在这种环境下创造出古代世界最杰出的艺术,给人类文化宝库留下了最珍贵的遗产。

  古希腊美术史通常分为荷马时期、古风时期、古典时期和希腊化时期。


【美术简史课堂】古代希腊美术发展


  1.荷马时期(公元前12世纪一前8世纪)

  荷马时期是根据荷马史诗的作者名字来命名的,也就是氏族社会末期。荷马时期为神话形成期,也是造型艺术的萌芽时期。荷马时期最早的造型艺术作品是几何纹风格的陶瓶,造型简朴,大小不一,用于敬神和陪葬。这一时期陪葬用的小雕像也是几何形的,没有细节刻画。因此,这一时期又被称为“几何风格时期”。


【美术简史课堂】古代希腊美术发展


  2.古风时期(公元前7世纪一前6世纪)

  古风时期是希腊造型艺术的形成和发展时期。在这一时期,东方文化通过贸易交往对希腊艺术产生了影响,而希腊艺术又通过吸收东方文化之长和逐渐摆脱东方影响而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这一时期的美术成就主要是瓶画与建筑,它奠定了情节性绘画的基础。建筑中出现了柱式建筑,而雕塑基本处于形成时期。瓶画:陶瓶是希腊人主要的日常器皿和出口商品,雅典和科林斯是陶瓶的重要生产中心。在古风时期,先后出现了3种风格:东方风格、黑绘风格和红绘风格。

  公元前7世纪的瓶画主要为东方风格,出现了受埃及、两河地区影响的兽首人身像和植物纹样等。黑绘风格出现于公元前6世纪初,它是把主体人物涂成黑色,背景保持陶土的赭色,使形象轮廓突出,有如剪影,细部稍用勾线表现,其代表作有《阿喀琉斯与埃阿斯玩骰子)等。红绘风格出现于公元前6世纪末,它恰好与黑绘风格相反,是在背景上涂以黑色,留下主体部分的赭色,人物细部用线来描绘。这种风格主要流行于古典时期。瓶画表现的多为情节性场面,以神话题材和日常生活题材为主,用流畅秀丽的线条表现了各种人物、戏剧性的动人场面以及细腻的感情。

  建筑:希腊的建筑主要是神庙。古风时期,希腊神庙建筑形成了它的典型形式一围柱式,即建筑周围用柱廊环绕。这时两种基本的建筑柱式已经形成:多利亚式和伊奥尼亚式。多利亚式没有柱基,柱子直接立在建筑物的台基上,柱身粗壮,由下往上逐渐缩小,中间略为鼓出,好像人的肌肉在负重,有一种紧张的情况下稍稍突起的效果,显示出承受压力时的坚忍、挺拔、严峻的气氛。柱头简单,由方形柱冠和圆盘组成,没有任何装饰,柱身刻有垂直、平行的浅凹槽。伊奥尼亚柱式精巧、纤细、柔美。它有柱基,柱身比较细长,上下变化不大,柱身凹槽也更细密、更深。柱头带涡形卷,檐壁有浮雕饰带,整个感觉匀称轻快。古罗马的建筑师认为柱式与希腊人对人体的崇拜有关,即多利亚式是对刚强的男性人体的模仿。而伊奥尼亚式是对柔和的女人体的模仿。以后的希腊人还在这两种柱式的基础上创造出一种科林斯式。科林斯式是从伊奥尼亚式演变过来的,只是柱头更为华丽,像一个花篮。这种样式主要流行于小亚细亚地区。

  雕刻:古风时期开始出现大型圆雕和建筑装饰雕刻,但雕像仍多处于正面的呆板、僵硬阶段,显然还受埃及程式化的影响,但又不及埃及雕刻成熟。人物直立像一根柱子。女性的衣纹刻成一根根平行线。为追求生动的表情,人物脸部都带有微笑的表情,这种千篇一律的笑容被称为“古风的微笑”。人物通常着色,衣纹和头发刻画常具有装饰性的特点。古风后期,艺术家竭力摆脱东方程式,创造新的形象,开始出现健美的青年男人体,后来被人称为“阿波罗”。这些男人体比例匀称,肌肉表现很结实,许多细部运用了

  熟练的圆雕手法,有了较强的立体感,但人物仍然是正面直立,脸上带着古风的微笑。在雅典卫城出土的《荷犊者》创作于公元前6世纪,它描写了一个农民肩背着一只可爱的小牛犊,把它献给神的情景。小牛的表情生动,人物的双臂表现得结实有力。在雅典卫城出土的一组女子雕像反映了古风末期雕刻技艺水平的发展。这些少女脸上的微笑已不再是那种公式化的笑,而是显得自然、亲切,衣饰和人体的描写具有了生动和谐的韵律。

  古风时期的浮雕也很发达。希腊人把浮雕理解成介乎绘画与雕刻之间的艺术形式,使它既有绘画构图的多层配置处理,又有雕塑的体积感。希腊人用浮雕来装饰建筑,在神庙的东西三角楣、檐壁以及柱廊墙壁上都用浮雕来装饰。为造成建筑所要求的效果,他们广泛采用了高浮雕。科尔弗岛上的阿尔忒密斯神庙三角楣上的浮雕是古风时期的代表作,三角楣的正中是正在奔跑的美杜萨,为了在三角楣的两边安插人物,雕刻家仅仅是把两边的人物机械地缩小,人物的脸部都带有古风的微笑。埃吉那岛的雅典娜神庙的装饰浮雕是古风末期的代表作,它的人物表现出较高的写实技巧,人体的解剖关系也比较准确。它表现的题材是特洛伊战争,人物的脸上却保留着与这一题材不符的微笑表情,但对人体动作的刻画比以前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带有明显的向古典时期过渡的色彩


【美术简史课堂】古代希腊美术发展


  3.古典时期(公元前5世纪一前4世纪)

  这一时期是希腊艺术的繁荣期,艺术的各门类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其中尤以建筑和雕刻对后世的影响最为深远。

  建筑:古典时期的围柱式建筑的各部分开始形成固定的格式和比例,总的趋向是简练合理。这一时期建筑的成就相当可观,其中最突出的代表是雅典卫城建筑群。雅典卫城重建于古典初期,它是希腊人为纪念他们在希波战争中的胜利而建的。新的卫城耸立在高150米的山崖上,地势险要陡峭,它既是防御外敌入侵的城堡,又是主神庙的所在地。卫城的各部分建筑顺应山崖的不规则地形分布在山顶,它包括山门、巴底农神庙、尼开神庙、伊克瑞翁神庙等建筑,其主要建筑是献给雅典娜女神的巴底农神庙。巴底农神庙采用了希腊建筑中最典型的长方形围柱式建筑,神庙建立在个长约70米、宽约30米的三级台基上。它的屋顶是人字形坡顶,东西两端有山墙,是古希腊最基本的形式。它的柱子采用了多利亚式,列柱的比例为17:8,柱高10.5米,东西三角楣有高浮雕装饰,檐壁采用了浮雕饰带。它结构匀称、比例合理,有丰富的韵律感和节奏感。建筑结构和装饰因素、纪念性和装饰性、内容和形式取得了高度的统一,是世界艺术史上最完美的建筑典范之一。伊克瑞翁神庙以活泼轻巧为特点,它的柱式是苗条秀丽的伊奥尼亚式,它的南侧有一组女像柱,姿态轻盈、形象端庄,完全没有负重的紧张感。

  雕刻:古典时期的雕刻已完全摆脱古风时期的拘束和装饰性,产生了写实而理想的人体,达到了希腊雕刻艺术的鼎盛时期,出现了一大批优秀的雕刻家。这一时期,希腊雕刻形成了理想化的脸型:椭圆形的脸、直鼻梁、平展的额头、端正的弧形眉、扁桃形的眼睛,嘴唇微微鼓起,下唇比上唇丰满,嘴角微微下垂,发髻刻成有组织的波纹,人物表情宁静而严肃。

  皮弗格拉斯和米隆是古典初期的雕刻家。皮弗格拉斯善于表现人物的运动,作品以自然生动、和谐的韵律著称。但他没有可信的作品流传下来,有人认为鲁多维奇宝座的浮雕是出自与他同一流派人之手,我们可以从这一作品上看到与他相近的风格特征。宝座的背面刻着阿芙罗底德从海水中诞生的情形。阿芙罗底德从海中升起,两个山林水泽女神扶着他,构图完全对称,人物动作平静而富有节奏,阿芙罗底德湿体透衣、山林水泽女神下垂的衣纹显示出身体的曲线,整个画面充满着和缓的音乐感。米隆的作品造型准确,对人体的骨骼和肌肉运动有较深的理解和传达。〈掷铁饼者)是他的代表作,他表现了竞技者在掷出铁饼前的一瞬间的动作,由此而表现出整个运动的连续性。在这里,米隆也解决了人体重量落在一只脚上的重心问题,使另一只脚可以自由曲伸,改变了雕刻中直立的程式。

  古典盛期最伟大的雕刻家是菲狄亚斯,他设计了雅典卫城建筑,创作了卫城中的大量雕刻和装饰浮雕。他发展了米隆的成就,在写实方面达到了更高的境地。他追求的是一种理想风格,他的作品创造了典雅、静穆的形象,是古典雕刻的理想美的典范。他为巴底农神庙创作的雅典娜女神像高达12米,用木胎包以黄金、象牙刻成,表现了女神一手持矛、一手托着胜利女神的姿势,她的身旁放着盾,盾的内侧面刻着《众神和巨人作战),外侧面刻着《希腊人和阿玛戎之战》。这座雕像立在神庙的主室,是雅典国家威力的像征。此外,他还为雅典卫城广场创作了一座雅典娜持矛的雕像,高达9米,据说在海上便可见到镀金矛尖的闪光。

  菲狄亚斯为巴底农神庙的东西三角楣所创作的高浮雕被当做古典雕刻最完美的标本。三角楣装饰雕刻取自希腊神话中有关雅典娜的故事,东三角楣是雅典娜全副武装从她父亲的脑袋里诞生出来,众神为之欢呼的情景;西三角楣是雅典娜与波赛顿竞选雅典保护神的故事。这些高浮雕由于18世纪炮火的破坏,已被严重损坏,但它们的残片仍然很精彩,其中《命运三女神》姿态优美,薄而柔软的衣服下透出丰满的胸和结实的身体,斜倚的女神有着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小腹。女神的衣纹处理特别精彩,纤细而又繁密的衣褶随着人体结构而起伏,仿佛不是冰冷的石头而是轻盈的纺织物包裹着温暖的肉体。

  巴底农神庙的饰带浮雕也是出自菲狄亚斯的设计。浮雕环绕整个神庙,全长520多米,高1.1米,它表现了雅典每4年一次的祭祀雅典娜女神的大游行。构图从西面开始,分头从南北两面同时向东面前进。队伍的开始是整装待发的青年们,接着是奔驰的马队和战车队、老人、乐师和带着酒坛子的青年们。东面是游行队伍的最前面,那里有一些少女和迎接游行队伍的城市长老们,最中央是雅典娜女神与众神以及男女祭司。整个浮雕包括近500人100多匹马,虽然场面庞大,构图仍保持着浑然一体的完整与和谐,人物的穿插、动作的快慢起伏富有韵律的美,给人以优美和清新的感受。这组浮雕充分体现了雅典全盛时期的时代精神,那些意气风发、英俊健美的青年体现出处在上升时期的雅典的朝气。波留克列特斯是菲狄亚斯的同时代人,他既是雕刻家又是古代著名的艺术理论家。他写了《法则》一书,系统地阐述了人体各部分的比例,提出头与人体之比为1:7。他还从力学角度出发,进一步解决了人体重心和各种动态之间的关系:人体重量由一只脚承受,另一只脚稍提起,使身体产生弯曲和变化,显示出各部分的复杂关系。他的雕刻《持矛者)就是其理论的具体体现,他的作品带有更多的形式方面的探索,强调艺术作品的规范化,显示出在结构比例上的厚重有力、无可挑剔的准确,但多少受到形式上的束缚,使他不能创造出像菲狄亚斯那样动人的作品。

  古典后期,由于希腊社会矛盾的上升,社会的动荡不安给人们的精神世界投下了忧郁的阴影,在艺术中理想的光环消失了,艺术风格由崇高的英雄气概和雄健有力转向更为个性化、多样化的倾向,人物充满着生活的情趣和内在的激情。雕塑技巧更加成熟,对艺术形式美的追求更加重视,这一阶段标志着希腊雕刻艺术的进步成熟。

  普拉克西特列斯的作品以柔美、抒情为特征,他的人物总是处在恬静、愉悦的气氛中,脸上带着沉思的微笑,动作平稳,轮廓具有女性的柔美,但又充满青春活力,给人以亲切、诗意的感受。

  赫尔墨斯与小酒神》是普拉克西特列斯的主要作品,他把赫尔墨斯与小酒神的关系表现得很亲密,洋溢着一种诙谐轻松的情调,人物的身体柔美,具有女性化倾向,整个人体修长,头、躯体、下肢形成三个自然的转折,使身体形成“S”形。普拉克西特列斯充分发挥了大理石的质地特点,努力追求人体肌肉的细腻变化和美妙含蓄的线条,用大理石表现柔和的皮肤。他强调的不是肌肉的力量,而是一种虚幻浮动的光影,在赫尔墨斯的眼窝里似乎有一种梦幻的美。

  萨提尔)表现了一个漂亮潇洒的青年,他的尖耳朵和卷毛头、微斜的眼睛暗示出他半人半羊的身份。他正靠在树干上休息,姿态轻松、优美、自然,好像沉缅于梦想,他的嘴角挂着略显较點的微笑,显示出他爱跳爱动、愉快调皮的性格。

  从公元4世纪开始,在希腊雕刻中出现了女子棵体圆雕,普拉克西特列斯的《尼多斯的阿芙罗底德)是希腊雕刻中第一件全裸女人体。他表现了女神正要下海沐浴的情景,她亭亭玉立,一手向前、一手把衣服搭在花瓶上,左脚稍稍抬起,重心落在右脚上,整个身体形成一条优美的曲线,身体的光洁与衣服的厚重形成鲜明的对比。

  与普拉克西特列斯的宁静、抒情相反,史到珀斯的雕刻却传达出一种内在的骚动和悲剧性的冲突。他的雕刻是疾风骤雨,充满着运动与不安。他的人物头部往往处在强烈的扭动中,眼睛深凹、眉骨突出、嘴唇饱满而弯曲、嘴角微张,通过面部大的起伏,造成阴影的效果,表达出一种强烈的不安、痛苦、渴望的表情,有一种戏剧性的效果,但又很真挚,不做作。

  《尼奥贝群像》是史珂珀斯作品的摹制品,表现了尼奥贝正在拼命保护她最后一个小女儿免遭阿波罗之箭的情节。尼奥贝的面部表情和动作表达出她的绝望、悲愤而又不甘屈服的复杂心情

  留西波斯是古典后期最后一位重要的雕刻家,他继承和发展了波留克列特斯的理论,提出了人的头部与身体全长之比为1:8的标准。与波留克列特斯不同之处在于:他的人物既有运动员样健壮的体魄,又有复杂的感情与充满矛盾的内心世界。他塑造的神话人物《赫拉克列斯)表现了处在休息中的英雄,肌肉发达的身体和深思的面部形成对比。


【美术简史课堂】古代希腊美术发展


  4.希腊化时期(公元前4世纪末一公元1世纪)

  希腊化时期,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率军征服了希腊各城邦,建立了亚历山大帝国。随着帝国的不断扩张与征服,产生了希腊文化向东方的传播以及与东方文化的交融,这一时期又称之为“泛希腊时期”。

  这一时期的希腊艺术冲破了原来的区域性限制,走向更广的世界,它的影响远达印度的键陀罗艺术。在亚历山大帝国的疆域内,希腊艺术与当地艺术相结合,形成了以不同地区为中心的各种风格。

  本土地区仍然保持着希腊古典传统,但在技巧上更加纯熟,在题材上也有很大的开拓。

  萨莫色雷斯的胜利女神》是为了纪念打败托勒密舰队的海战而建造的。作者将底座做成战舰的船头,雕像面对着大海,迎面吹来的海风使女神的衣服紧贴身体,向后扬起。女神张开的双翅像是在欢呼胜利,体现出胜利的喜悦和豪迈的心情。女神的衣纹刻得很深,造成较强的阴影。衣纹贴在身体上的螺旋形变化加强了人物的动感和生命力。

  米洛斯的阿芙罗底德》的造型具有古典的理想美,它融合了希腊古典雕刻中优美与崇高两种风格,既有菲狄亚斯的庄严崇高,又有普拉克西特列斯的优美抒情。它以其空间的体积感和女人体的柔美而具有永恒的魅力。

  在埃及地区,雕刻倾向于世俗化的描写,表现日常生活场面的题材十分流行,出现了大量下层人物的形象,如流浪汉、渔夫、乞丐、醉汉等,具有浓厚的地方特色。如《小孩与鹅》表现了天真可爱的儿童抱住一只鹅,而鹅极力挣扎,两者相持不下的情景。雕刻家抓住了这一情节,使作品充满了情趣,耐人回味。

  小亚细亚地区的柏加摩斯是希腊化时期的艺术中心之一,在这里史珂珀斯的悲怆风格得到了继承、发展,柏加摩斯的宙斯祭坛是其主要代表作品。这一祭坛是为了纪念对高卢地区的征服而建的,祭坛浮雕长120多米,高2.3米,由115块大理石接成,以高浮雕的形式表现了众神与巨人之战。构图异常庞大、复杂,众多的人物在激烈搏斗,肌肉强健的躯体在战斗中相互纠缠,旋风般的运动、暴风雨一般的激情、夸张的情绪、强烈的明暗对照、紧张扭动的躯体、飞扬的衣服使画面充满着激昂的热情和悲剧性的气氛。人物深凹的眼窝和微张的嘴、充满痛苦和渴望的表情体现出它们与史珂珀斯的联系。

  组表现高卢人的圆雕,如《垂死的高卢人)、《杀妻后自杀的高卢人),表现了標悍、粗野的高卢人坚韧不拔的意志,他们在受伤倒下之后的坚毅、痛苦,在失败时的倔强不屈。雕刻家对异族的风貌特征、强悍的性格作了真实的刻画。

  同一类风格的作品还有在罗德岛出土的《拉奥孔》,雕塑表现了拉奥孔与他的两个儿子被两条大蛇缠住,正在极力挣扎、痛苦不堪的情形。但这里所表现的肉体的痛苦多于内心世界的激动,外在气氛、戏剧效果的追求胜过对心灵活动的揭示,因而显得不够深沉、含蓄、朴实。

  希腊化时期的肖像雕塑有了很大的发展。这一时期对肖像的需要非常广泛,艺术家的认识能力和表现能力也增强了,在肖像艺术中出现了英雄化和个性化的倾向。如《亚历山大肖像)把叱咤风云的亚历山大大帝塑造成一个俊美而健壮的青年。他既有军人的刚轮廓,又有学者的睿智和高深的修养,是一个战士和学者的双重形象,是勇敢与智慧的统一体。《阿里斯托芬像》形象生动,这位喜剧大师有着稀疏的头发、宽阔的额头、深深的皱纹,显示出他过人的智慧和深刻的思想,犀利的目光正视前方,表现了他一生的不懈探索,那紧闭的嘴唇仿佛就要吐出幽默而尖刻的语言。

请认真填写荷马画室学员报名表,提交成功后我们将会第一时间联系您

请认真填写荷马画室学员报名表,
提交成功后我们将会第一时间联系您